首页 >> 大宗现货>> 行业动态 >>正文

各类交易场所大限将至 常态化监管尚未破题

www.icaidao.com  2017年02月12日 23:40  来源:一财网 编辑部
 本周五,证监会发言人邓舸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监管者在开展全国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清理整顿活动,对到今年6月30日仍未整改规范或通过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交易场所予以撤销关闭。   记者获得的一份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会议手册显示,经摸底调查,全国共有300多家涉嫌非法期货交易、“类证券”投机交易等违规交易场所,集中在大连、河北、湖南、宁夏、北京、江苏、贵州、青岛等地,多为贵金属、邮币卡、原油交易所,各类交易场所的实际违规比例可能更高。   会议手册要求,为保证“回头看”取得实效,请各地区、各部门主动加强与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沟通,于2017年1月23日前报送工作方案,3月31日前报送中期工作进展情况,6月30日前报送总结报告。   不过,有专家指出,本轮监管仍然没有可以依靠的法律法规,长期看仍处于无人管、无法管的监管。地方交易平台具有金融化、电子化特点,应该纳入全国性监管,运动式监管难以有效防范交易平台从事违法交易活动。   各地交易场所严阵以待   邓舸表示,目前各地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正在有序开展中,目的是通过半年时间集中整治规范,基本解决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和风险隐患。违法违规交易场所要限期整改,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对到期未能整改的关停,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停止为其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近年来,炒白银、炒原油等违规变相期货交易平台在全国蔓延。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各地交易活跃的贵金属、大宗商品现货电子交易市场约有70多家,绝大部分都采用保证金、标准合约、强制平仓等类似期货的交易模式,并且采取做市商对赌模式。   这些平台通常都没有真实商品背景,仅仅复制境外价格,炒作虚拟标的,沦为合法的“公开赌场”。不仅如此,平台代理商还通过夸大收益、隐瞒真相大量招揽投资者,并且操纵价格致使许多客户遭受巨额亏损。   1月9日,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认为,近一个时期,部分交易场所违规行为死灰复燃,违法违规手法花样百出,问题和风险隐患依然较大。抓紧清理处置、防范金融风险、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十分重要和紧迫。   从地方政府来看,记者获得的一份辽宁省《关于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有关工作的决定》要求,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不得批准设立新的交易场所,各级工商部门不得办理新设交易场所登记注册和存续交易场所登记信息变更等手续。除大连外,各市应对交易场所再次排查,将交易场所的基本信息提交省政府。   南方一家具有省级批文商品交易平台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在按照要求进行整改,如去杠杆、清理不合资质的会员单位,将微盘改为投资者教育工具等等。记者了解到,多家大宗商品交易场所在采取各种措施以满足监管条件,甚至直接停业整顿。   今年1月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终止或暂停了天津世华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天津万和德通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天津中金宝润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等会员公司的综合会员和经纪会员资格。   同时,新华上海贵金属交易中心将“沪贵银”等品种的交易保证金比例先提高到4%,到1月26日逐步提高到12%。浙江舟山大宗商品交易所公告自2月21日起停止“浙商油”品种新订购,自2月28日起停止“浙商钨精矿”的新订购。   河北滨海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公告称,根据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的相关指示精神,为了全面保障广大会员的合法权益,公司经研究决定于2017年1月20日起,停业自查整顿。   不过,前述南方交易所人士认为,目前大宗商品行业较为混乱,需要进行一轮清理。这波整治是对前期互联网金融大力发展后出现各种各样风险的矫正。但是本轮监管的思路并不清晰,还是从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而不是从市场规律和法制的角度,仍然没有解决怎么管、谁来管的问题。   监管强度再次升级   目前,我国尚未出台针对场外现货交易平台监管的法律法规。“回头看”清理整顿依据的仍然是上一轮全面清理整顿时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   上一轮清整后,违规交易平台不减反增,虽然关闭了各类交易场所关闭了215家,但新建交易场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据中国物流采购联合会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大宗商品电子类交易市场共计1231家,同比增长20.6%。   此前,新一轮监管仍然存在监管主体缺位的情形。根据国务院有关规定,场外交易市场监管并非证监会的职责范围。部际联席会议仅仅是将办公室设立在证监会,场外交易市场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受到监管。   1月9日的监管会议材料指出,要求省级政府应切实负起清理整顿和属地监管的职责,用半年时间进行集中清理,力争到2017年6月30日基本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问题。为长效监管,省级政府还要尽快出台完善交易场所监管办法,做好交易场所的统计和信息报送工作。   同济大学上海期货研究院院长助理刘春彦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地方现货交易平台具有金融化、电子化的特点,应当纳入全国性的监管,比如可以纳入在各地有派出机构的证监会的管辖。由于地方政府与当地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可能存在利害关系,并且缺乏监管人才和监管能力,因此属地管理存在缺陷。

交易场所|交易平台 相关文章

    郑重声明:爱财道发布 各类交易场所大限将至 常态化监管尚未破题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合作及发稿内容合作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