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财道
首页 >> 行业资讯>> 消费 >>正文

郑州思念被指新旧产品混着卖 残次品售往三四线城市

www.icaidao.com  2013年12月31日 17:38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部
“思念”残次品流向市场? 从加工企业流出,经过经销商批发至周边中小城镇和城中村,打着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牌子的残次汤圆、饺子等速冻食品顺畅地上了最终消费者的餐桌,而这背后,残次产品带来的巨额利润,使经销商们趋之若鹜。 █ 销售集中在厂区周围 “有便宜的水饺吗?”有顾客问,10月21日,郑州市陈寨一家食品超市,时针指向下午6点。“有,思念的。”老板娘热情地答应。 所谓的便宜水饺,在行内从业者眼中,就是饺子的制造企业在生产、运输、贮存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出现破损、影响外观,无法按照原价进行销售而减价处理的产品。 这样的产品在大城市正规销售渠道无法立足,却在城中村和三四线城市,通过特殊渠道公开销售。“这样的产品,说不上有什么大问题,质量和合格产品没什么大的区别,只是卖相难看。”经销商们总是这样向消费者解释。 “他们是品牌,东西又便宜。”刚刚用食品袋称了一斤残次品的老师傅说。在他看来,残次品毕竟是“思念”的,只不过卖相不好,总比小厂家的要好很多。 随着夜幕降临,街道慢慢拥挤得连行人都难以挪动,陈寨的热闹不间断地上演。 这是个流动人口达到13万的超级都市村庄,食品交易一直是这里重要的商机,这与其附近的思念食品公司不无关系。 资料显示,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 专业速冻食品生产企业之一,1997年7月思念公司建厂,2006年8月18日,思念食品在新加坡证交所正式挂牌,以每股0 .54新加坡元的发行价格发售2.5亿股新股,首发募集资金超过6亿元人民币。但是2007年10月份创下历史新高2.52新元之后,其股价一直下跌。资 料显示,2012年8月,思念曾宣布拟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退市。 目前,公司在郑州市金水区和惠济区有两个工业园,合计占地近1000亩,速冻西点、速冻调理制品等六大系列、300多个花色品种,主要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20%以上。 依靠水饺、汤圆这样的速冻食品,将企业做成优发国际的思念就起源于这样的地方——郑州市最大的都市村庄陈寨。而在思念厂区周围,几乎所有的残次水饺、汤圆销售者,打的都是思念的招牌——虽然产品上面看不见思念的任何标志。 “残次的速冻水饺、汤圆都是没有包装的散货,当然不会有企业的商标,但是我们就是从他们那里进的货。”面对新金融记者的疑问,经销商这样回答。 郑州市渠东路与北环路附近、郑州思念食品厂与陈寨只有一条人工河之隔,其对面则是郑州第一大食品交易市场,陈寨蔬菜批发市场。 在该工厂对面,则是一排破旧的门面房,一共有十多间,门面房上面,花花绿绿地挂着各式各样的门头,诸如“思念食品销售处”“水饺、粽子、汤圆专卖”“速冻食品大全”等字眼。 这些门面房清一色全都是经营速冻食品的,一间房就是一家批发部。每一家的格局也都大致相同,两三台冰柜直接堵在门面房门口,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速冻食品,水饺、汤圆、粽子、馒头等等。前去询问时,他们都会直接表示,所售卖产品大都是思念的。 新金融记者调查发现,每天从早上6点开始,不少超市、饭店或者附近县市的小贩开辆小车来他们店里进货,傍晚则是下班回来的打工族来这里购买,从附近生产厂流出来的残次品大部分就在这里交易。 █ 销往城中村 在一家挂着“思念食品直销处”(以下简称“直销处”)标牌的店里,一位身材瘦小的中年妇女面对进货者,往往会干脆利落地回答,“当然,你想要什么样的都有。”她告诉新金融记者,她和店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都是思念的经销商,“不是思念经销商,你根本进不来货。”她说。 不大的直销处内,各种速冻食品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墙边的一个冰柜里,各式各样的速冻食品堆得满满的。 一旁的角落里还有普通食品袋装的水饺,大部分都馅料外流;而汤圆则直接掉了皮儿或者呈不规则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2.5kg/包的包装袋,上面印有“品豫坊”字样,产地则是武陟县龙源速冻食品厂。 “三块钱一斤,这些都是思念的残次品,所以才这么便宜。”她说。经销商们都不避讳他们所卖的是“残次品”。按照这些人的说法,残次品没有质量问题,跟包装好的产品是从同一条生产线上下来的,只不过它们卖相不好,被挑了出来。 一般来讲,速冻食品在生产过程中出现残次品无法避免,而残次品的比例是多少,各家企业都是三缄其口,只能从经销商的口中知道些端倪。 “不可能会有质量问题,都是大企业生产的,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天可以卖掉好几吨。”直销处的女人告诉新金融记者。 在当地消费者心中,说起思念食品,往往意味着 郑州人的骄傲。他们对思念的支持,从发生在2011年冬天的“病菌门”事件中就可以看出。据速冻食品行业人士介绍,“病菌门”事件之后,思念的销量一路下 滑,近几年思念食品业绩不佳。2011年其营收18.3亿,同比跌4.6%。而在2008年,其营收高达21.3亿元,净利润2.22亿元;2009年, 两数据更下滑至18.7亿元和1.7亿元。与行业巨头三全食品在市场规模上差距进一步拉大。2011年,三全食品营业收入高达26.26亿元,同比增长 36.55%。但在郑州的超市,却常常会见到有顾客专门挑选他们的产品。当年,思念勉强维持业绩,多亏了他们的大本营河南市场。而这种信任,也是残次速冻 食品批发者们最大的卖点。 不仅是在陈寨,新金融记者在与陈寨北面相望的 另一城中村徐寨也看到,刚刚下班的年轻情侣走进超市挑选水饺,看了一眼冰柜里面用食品袋装的馅料外漏的残次品,正要放下,店主说一句“这是刚刚送过来的, 才4元一斤”。又看了看冰柜另一边6元一斤带包装袋的水饺,女孩最终说服男友买了一斤残次品。 有知情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这些残次品的批发 价格大都在2元以下,能卖4元一斤,利润率可以达到100%。并透露,他所在的东建材附近的都市村庄,有小贩打着思念名义卖到了2.5元一斤,每次都能快 速卖完。但是他们在售卖时所使用的贮藏工具,却是没有任何保温措施的纸箱子。 另外,他所了解的残次品市场,不只是在这些城中村,许多经销商还会把残次品卖到开封、商丘等河南省其他地市。 █ 新旧产品混着卖 除了生产环节产生的残次品,新金融记者从思念食品厂家直销处(以下简称“厂家直销处”)了解到,其包装好的产品中,即将过期或者已经过期、包装袋破损导致变形的产品也在销售。 经销商表示,思念食品厂家直销处与思念食品直销处不同,思念食品直销处仅仅是经销商们的一个门店,但是厂家直销处隶属于思念本部,从这里进货,相当于厂家直销。 厂家直销处的位置也在思念工厂的对面,与思念经销商们的门店在一条街上,相隔不足500米。 10月19日,新金融记者走进厂家直销处,院子里两辆大型运输车正在仓库门口装卸货物。在其结账处,厂家直销处负责人、思念业务经理朱彦霞还在仔细地规整冰柜里摆放得有点混乱的水饺和汤圆。 “好长时间没有整理了,这里旧的新的都混合在一起了。”她边说边仔细核对从冰箱底下扒出来的产品,如果是过期的或者即将过期的产品就扔到身后的纸箱子里,如果是包装袋破损导致水饺或者汤圆变形的,就拿出来放在另一边。 当得知随行来的另一位男士孙嘉(化名)想要购买便宜点的产品,她表示,路那头的经销商们所销售的那种散装残次品她这里没有,但是这些被挑选出来的也是残次品,可以便宜出售。 新金融记者在其挑选出来的产品中看到,大多数的生产日期都是在2012年10月-2013年3月之间,有些甚至是2012年8月的,因为速冻水饺、汤圆的保质期大都是一年,所以它们即将被低价处理掉。 孙嘉告诉她,他询问的散装残次品的批发价格大都在每斤2.5-3元之间。朱彦霞当即表示,这里给不了两块多,只能按3元一斤。 按她的说法,这样的产品正品价格一般在5.5-6元一斤。虽然这些是残次品,但是有些包装还是好的,批发3元一斤,拿回去可以搞促销,利润也不少。而那些包装袋破损的产品,回去后可以散装出售。 据其介绍,在仓库中,大致有数吨即将过期或者已经过期的汤圆,如果孙嘉能全部都要,就可以按2.5元/斤出售给他,不过水饺量没有太多。 当问及这样的产品能否食用时,朱彦霞表示,又不是坏了的产品,肯定能吃。 而新金融记者查阅《食品安全法》发现,其第二 十八条明确规定,禁止生产经营超过保质期的食品;过期食品属于“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即食品生产者发现其生产的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应 当立即停止生产,召回已经上市销售的食品。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 者或者销售者要求支付价款10倍的赔偿金。 对于违规销售过期食品的个人或单位,《食品安全法》做出的处罚则是,没收涉嫌违法的产品;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处2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罚款,货值超过1万元的,处货值金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许可证。 对于残次产品的流向问题,新金融记者与思念官方取得联系,但是截至发稿,没有得到相关回复。 █ 收紧的招标 残次产品流向市场,按照经销商们的说法,他们手中的残次品都是从马路对面的思念工厂直接进货。 思念一位在职工人告诉新金融记者,思念的这个 厂的确有残次品出售,但是一般人根本买不到,必须得有“熟人”引荐,然后跟别人一起参加招标。并表示,前段时间,他们还能从厂里以9毛/斤的价格直接买 到,但是最近,听说残次品全部承包给了一个大经销商,“被他一垄断,我们也不能直接买了。”他说。 这个说法与曾经参与招标的经销商说法一致。 2013年初,曾经参与思念残次品竞标的王峰(化名)向他人透露,参加竞标是有资格的,不是谁想参加就能参加的,目前就这几个人在参与,其他人都不行。而 且思念的次品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几个人在操作,一般不让外人参与。并表示,思念的次品不定期会举行招标,每次仅面点就有几百吨。客户如果竞拍下来,就 意味着要把这批次品全部接收,不管好坏价格也是统一的。 王峰表示,竞标拍下来的产品,他们也是需要经过筛选,有不少东西只能扔掉,比如一些变形的油条片等,剩下的品相相对好一些的产品,他们会挑选之后再进行销售。竞拍成功后,他们一般会把残次品暂存在思念工厂的仓库里,或者自己租用冷库暂存。 郑州最大的陈寨冷库相关管理人员告诉新金融记者,这里面的确有相当一部分是速冻水饺、汤圆经销商们的。因为现在正进入速冻食品的销售旺季,这个冷库早已出租。 王峰的下线李明(化名)也曾经表示,王峰每次 从思念竞拍下残次品之后,都会有一部分通过他的批发部销售。他的批发部就位于思念工厂对面,虽然面积小,但是客户却遍布河南全省。有的客户甚至会从距离郑 州100多公里的商丘等地来进货。据他了解的情况,客户将汤圆运回去,一斤可以卖到4块多钱,虽然路程较远,但是利润很高。 李明透露,还有周口、济源、洛阳、开封等很多地方的客户都会来他这里进货,有人回去之后甚至可以卖到6块钱一斤。 李明在向客户介绍的时候,提及最多的就是“白皮箱”汤圆,所谓的“白皮箱”汤圆,指的就是从生产线上打下来的次品汤圆,塑料袋装着,外面是一个黄色的瓦楞纸箱子,因为箱子上只打印了规格和生产日期,没有其他原本应该有的相关信息,所以称为“白皮箱”。 对于思念的残次品招标会,思念工厂一位王姓负 责人曾对前来竞标的人士表示,他们每月出的残次品有一两百吨,要想参与竞标的话,就需要把这些产品不分好坏全部拍下来,按照以往的情况,每吨的价格在 2000元左右。以往的次品招标,都是包括王峰在内的几个相熟的人参与,要询问具体该怎么参与竞标,需要找招标办。 而新金融记者了解到,在招标办,如果是个人参与竞标,需要带着身份证,提前交一定比例的保证金。保证金的多少一般看该批次品的多少而定,通常几万元,如果中标,保证金会冲抵货款,否则会退还。 10月18日,新金融记者拨打思念招标办电话,提出有人想参与残次品竞标,但招标办工作人员表示,近期残次品已经卖完了,等再有残次品时,可以电话通知。 █ 不能以思念的名义 对于思念经销商们公开销售的没有标注任何信息的残次品,工商部门曾表示,次品并非完全不能销售,但必须符合相应的规定,标注相应的产品信息。依据这种水饺、汤圆的销售形态,应该归为散装食品。 工商部门所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 法》第四十一条规定:食品经营者贮存散装食品,应当在贮存位置标明食品的名称、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者名称及联系方式等内容。食品经营者销售散装食品, 应当在散装食品的容器、外包装上标明食品的名称、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经营者名称及联系方式等内容。 “按道理,这个汤圆箱子里应该有一张检验表, 标明名称、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者名称及联系方式,并注明这是次品,否则就不符合食品安全法的规定。”上述工商部门负责人说,因为速冻食品是一种比较特 殊的食品,需要冷冻保存,而按照目前这些残次冷冻食品的销售形态,很容易在运输销售过程中出现污染、解冻的情况,这会直接影响到产品质量,存在严重的食品 安全隐患。 不过,据接触过思念招标办的知情人士透露,思念招标办张姓负责人曾告诉过他,虽然有《食品安全法》,但是管理部门根本不会查他们,只要不以思念的名义卖就行。“你拿这些产品,打着思念的招牌卖,那肯定不行啊!有些话不好跟你解释,你明白就可以了。”他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涉及《食品安全法》,“不能以思念的名义卖”的不成文规定在经销商中间广为人知。即便如此,在陈寨蔬菜批发市场的经销商们,还是经常以思念的名义招徕顾客,售卖没有标注任何信息的残次品。 一位速冻食品行业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厂家人员的意思是暗地里对其经销商贩卖残次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是直接助长他们;表面上还是要遵从2012年底新出台的速冻食品行业标准,而思念就是这些标准的起草单位之一。 他所说的由思念参与起草的速冻食品行业标准, 是指《速冻食品生产管理规范》、《加工  食品销售服务要求——速冻食品》以及《速冻食品物流规范》等。据了解,这个标准是由中国商业联合会牵头,由行业内规模较大的企业共同制定的。内容涉及速 冻食品行业包括生产、销售、贮存、运输等各个环节。而制定这些标准的背景,就是近年来频繁发生的速冻食品行业食品安全事件。 在速冻食品行业,残次品是一个比较隐秘的区域。然而,经销商们却从不避讳,当他们把产品卖给顾客时,往往以“这是思念的”加强顾客对其信任度。没有经过检验、缺失的冷链物流售卖没有安全保障的残次品的行为,已经将消费者的安全置于危险之地。 中国商业联合会行业发展部标准规范处处长、高 级工程师曹德胜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食品生产环节产生的残次品,分两种情况:如果是被污染的,必须按照规定进行销毁;如果产品品质是好的,但 是发生了外表破损、馅料外流等情况,那说明产品本身没有问题,但是,需要把它们收回重新加工。 “总之品质没问题但是出现破损的残次品不能进行直接销售。”他说,如果是低价处理,那就不在正常销售范围之内了,而是正常经营活动之外的商业行为。 对此,厦门一位速冻食品生产企业总经理表示赞同,按照行业规则,他们所产出的残次品一般会售卖给养殖场,而不会直接进行销售。 “速冻食品另一个生产大省在山东,据我了解,一般产出的残次品都低价卖给了养猪场或者养貂场,总之不能流向市场。”他告诉新金融记者。 配稿: “思念”代工厂秘密 同样是3元一斤、同样是散装零售,在郑州市贩卖思念残次品的经销商们手里,摆放量最多的,是来自武陟县龙源冷冻食品厂的品豫坊牌水饺和汤圆。经销商们在把它们归类为残次品的同时还指出,龙源是思念的代加工厂。 █ 发霉的残次品 在郑州陈寨蔬菜批发市场和老鸦陈菜周边的速冻食品售卖店,品牌名为品豫坊的产品占据了半壁江山。当有顾客告知经销商,自己想批发思念的残次品时,他们首先都会指着品豫坊说:“就是这些。” 品豫坊每包重2.5kg,包装袋上显示的生产厂家是武陟县龙源冷冻食品厂(以下简称“龙源”);打开包装袋,里面的汤圆大都馅料裸露或者形状不规则,水饺的样子比较正常。在思念经销商们手中,它们的批发价为每斤2.75-3元,零售价格为3-4元。 10月21日,新金融记者致电龙源总经理,向他确认了龙源确实为思念最大代加工厂,并在其同意下走进了龙源。 龙源厂区位于武陟县城东工业园,刚进来的面粉还堆放在仓库外面,一辆大型冷藏车正在装载一箱箱的水饺。龙源销售部一位负责发货的工作人员告诉新金融记者,他们正在装的就是品豫坊2.5kg包装的水饺。 “现在是旺季,这款水饺卖得非常好。”她说,如果直接从厂方进货,价格可以压缩到2.5元/斤。 不过,这并不是最便宜的。在这位负责发货的工作人员带领下,新金融记者走进了龙源另外一个厂区,这个厂区被他们称为老厂区。在这里,狭小的操作间内只有不到10位员工在忙碌,窗外的建筑设施很多并不完整。操作间隔壁,就是老厂区的冷库。 冷库没有上锁,不过因为太沉重,负责发货的工作人员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打开。然而,大门打开的一刹那,一股食物变质的味道扑面而来。 在眼睛适应了从光亮到黑暗的光线变化后,新金融记者才看到,她所指的更便宜的水饺,就用编织袋直接装着、堆放在冷库门口的两旁。因为靠近室外,这里的温度显然没有里面低。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被用编织袋装着、里面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水饺才会发霉、长毛。 发霉、长毛的残次品大都在这个被摞了大约两米高的编织袋堆的底层,有一个盛放馅料的塑料筐里,也长了一层灰白色的东西。 负责人随手从旁边拉出来一袋,解开缠绕在上面的绳子后给前来参观的人看。而这里面的水饺,基本都是馅料外流,跟徐寨、陈寨等城中村里用食品袋直接装着零售出去的水饺一模一样。 再往里走,是被码得整整齐齐的纸箱子,箱子上面印有品豫坊的字样。负责人麻利地撕开了一个箱子,里面装有4个2.5kg重量的包装袋,这些也正是在城中村里零售价3元/斤的水饺。 工作人员告诉新金融记者,编织袋里面是论吨卖的,基本上按4000元/吨。如果一次批发两三吨的话,他们根本不愿意动手。 “折腾一次太难了,把仓库里的十几吨全买了还差不多。”另一位男性工作人员说。他还告诉新金融记者,龙源给思念做了十几年的代加工,最近自己也做了一个品牌,就是品豫坊,这个牌子跟思念关系不大。 不过新金融记者查阅包装袋信息,发现品豫坊上面的生产企业电话印的是郑州的“0371-”,而不是武陟的“0391-”,不仅彩铃是思念的广告,而且拨通后对方也说自己是思念的。 █ 代工厂问题 龙源所在的武陟县曾经是全国知名的冷冻食品代加工县,据武陟县官方介绍,全国的速冻食品市场,每生产10个速冻汤圆,就有5个来自河南武陟。 现在的武陟,在没有一个全国知名的大型食品加工企业的情况下,仅靠遍地而起的代加工厂,就成为了“全国食品工业强县”。武陟县主要领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常以“河南最大的速冻食品加工基地”自居。 大致2000年-2008年年间,是武陟代加工食品厂最红火的几年。龙源也是在2002年创立之后,跟思念合作,成为了这批小代工厂中规模最大、生存时间最长的企业。 据一位曾经对武陟OEM(代加工厂)兴衰前后作过调查的人士透露,2000年前后,国内很多大型速冻食品企业供不应求,产能受到很大的压力。因为速冻食品产业刚刚起步,他们根本找不到代理加工厂。 所以,在武陟,有一种说法,只要是2002年至2003年投入几百万元,建个厂,都有钱赚。有的起步比较早的企业,总共投了二三百万,但是一年就能纯赚一百多万元。所以在武陟,曾经一直有“贴牌生产能挣大钱”的投资神话。 然而,大部分的代加工厂没有挺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11年的食品安全事件。 据调查人员介绍,金融危机让一些没有抵抗力的 小代工厂关门或者转让;但是2011年“病菌门”事件后,企业更加重视生产环节的安全,在取缔一些不规范、卫生不达标的代工厂的同时,他们开始重视自建生 产线,所以到现在,能生存下来的代工厂都是条件相对较好的,龙源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简单的“代工厂不规范”却涵盖了太多的食品安全问题:没有严格落实消毒程序,导致菌落总数超标;产品以次充好,蒙骗委托方;技术不规范,违规使用添加剂;有的居然是蔬菜没有洗干净,生产的饺子里发现沙土过多。这些都是当时武陟代工厂存在的问题。 在一轮“去粗取精”的淘汰战之后,剩下的看起来都是合乎规范的“正规”代工厂。然而,当你走近时,仍会发现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实。 “思念与龙源之间一直合作很紧密,龙源前几年的规模扩张也很快。但是与主厂区相比,对代工厂的监管并没有那么严格。”这位调查人士说。

思念食品相关文章

    1. 金锣火腿肠藏黑色颗粒物 一岁男童食后腹泻发烧
    郑重声明:爱财道发布 郑州思念被指新旧产品混着卖 残次品售往三四线城市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优发国际